华为终于“逃离”深圳,高房价淘汰的不仅是低端人口?

日期: 2019-07-08
浏览次数: 30

       


      今天聊个老话题,这个老话题有个最新的动向。

  华为逃离深圳。

  目前已经确认,华为2700名员工将从深圳迁去东莞松山湖溪流坡村上班,这批员工绝大部分属于研发工程师。

  目前华为迁去东莞的这批2700人,绝大部分仍然居住在深圳,华为对愿意去东莞工作的职工给了住房方面的承诺:提供3万套住房,价格统一为8500元/平米(东莞二手房均价已超过16000元/平米),条件是在华为工作5年。

  而为了让职工安居东莞,华为还联合清华附中在松山湖建立了一所涵盖幼儿到高中的15年全日制国际学校。

  实际上深圳也早已意识到高房价问题,现在中端人才房,就是为了解决“人才都买不起房的问题”。但企业要留住人才,特别是像华为这种明星企业,有能力自己解决核心员工的住房问题,就不会被动等待政府那点人才房。

  虽然华为明确表示总部不会撤离深圳,但总部不撤离深圳,某种程度上只是在税收上给深圳一个承诺。而实际上华为在研发上是舍得投入的,不输几大互联网明星企业。华为研发工程师绝对是一个城市最看重的一群人,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支撑了城市的房价。

  现在这部分人要离开深圳,很能说明问题:

  高房价淘汰的不仅是低端人口,还有中高端人口。

  深圳的尴尬在于,多贵的房子都有人抢,前段时间华润城3期,参与认购的客户,每个人需要在银行冻结200万资金,作为购房能力的证明。最终741套房,有8000多组客户认购,前800组客户就抢购一空。

  200万的资金,即使是华为研发人员,拿出来也相当吃力的,更何况是普通人了。

  前段时间,富士康一位员工的公开信吐槽,万科改造升级城中村拉高了房租。实际上富士康是有员工宿舍的,但由于始终申请不到更多的土地盖员工宿舍,只能让一些校招等大学生职工优先入住,社会招聘的这些流水线员工,只能外面租房居住。

  当然,华为东莞布局,不仅限于职工住房问题,产业用地也是诉求之一。东莞在松山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华为提供了2000余亩的产业用地。深圳还有腾讯、富士康等明星企业,他们都有扩张需求,类似这样的大片整块产业用地,深圳是无法提供的。

  目前的情况是,包括紫光、京东、阿里等企业都已经在深圳投资,华为此番2700人的迁移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示范效应。要知道当前各大城市都在抢夺人口,特别是精英人才,而深圳的精英人才却在流失。对东莞的利好,对深圳的利空。

  高房价之殇,深圳正在感受。

  我们到底要如何解决住房问题?

  华为是企业层面的,更重要的是住房制度的构建。

  前几天有一则新闻给我们提供信号。

  广州、深圳、珠海、佛山、茂名这五座城市开始试点共有产权房,为期1年。其中佛山市明确个人份额不低于60%,在此基础上可自由选择出资比例,获得相应比例的产权份额。

  这次大规模试点共有产权房,很显然是得到了北京这一年来共有产权房政策的正向反馈。

  根据已有的信息,我们认为未来的住房模式主要包括以下内容:

  高端商品房,市场分配,价高者得;

  中端的共有产权房、人才房和安居房,不由市场分配,限制套现,封闭运行;

  纯低端的租赁房和廉租房,不由市场分配,给买不起房的普通人。


 

关注我们
Copyright ©2019 - 2020 四川玛铃薯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
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
地址:成都市青羊区人民中路二段29号泰丰国际广场2602号
成都:028-88228822     重庆: 023-86868686
廉政举报电话:400-008-2268     13880248080    邮箱:656386917@qq.com